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K12网校春季招生损失20% | 师资监管下蝴蝶效应显现

时间:2021-03-05 15:19:16 来源:网易教育 
此次监管所带来的阵痛似乎也说明了,速度、规模,绝非长期致胜的法宝......来源|网易教育(公众号:wyedu163)近日,某大班课品牌教师被爆出现“无证上岗”、“多位老师共用编号”、“持假证上岗”等情况。这已经不是在线大班课

此次监管所带来的阵痛似乎也说明了,速度、规模,绝非长期致胜的法宝......

来源|网易教育(公众号:wyedu163)

近日,某大班课品牌教师被爆出现“无证上岗”、“多位老师共用编号”、“持假证上岗”等情况。

这已经不是在线大班课企业第一次被爆出教师资质存在问题。

此前2月,就有在线大班课企业被爆多位老师存在无证上岗的现象,有多年教龄的名师也没有教师资格证。

一边是监管不断加严,一边是问题屡屡出现。在线大班课为何成为众矢之的?

另据网易教育了解,受师资监管加严、不合规师资下架影响,在线大班课整体春季招生情况损失约20%。

更为严重的是,据相关人士透露,在北京市教委的备案系统里,默认选择课程辅导老师时,须从已经备案的教师资格证老师中选择。这也就意味着,关于辅导老师教师资质的监管或也有加紧趋势。要知道,几家头部在线大班课品牌的辅导老师数量均已过万人规模,一旦从严监管,将来整改难度不容小觑。

当教师资质层面的监管哨声吹响,大班课的洗牌期或提前来临。

不合规师资课程下架后,大班课春季招生损失20%

在无教师资质老师的课程下架之后,更严肃的问题正在出现。

网易教育(wyedu163)观察发现有某大班课品牌存在高中学段某主科一个能授课的老师都没有、学生无任何课程能报的情况。

要知道,对于K12全学科辅导品牌来说,课程不齐全所隐藏的生源流失危机是不言而喻的。

此外,从具体营收数据来看,有业内人士向网易教育(wyedu163)透露整个在线大班课行业因为师资缺乏,春季招生损失已经达到了20%。

阵痛还在更深远处。

从此次几家大班课品牌备案给北京市教委的教师数量来看,200-400名左右的授课教师正在承载着300-400万的长期正价课学员的教学任务,再结合当前大班课的技术能力只能承载一对几千而无法支撑过万人的现实,各机构老师的授课压力无疑将非常明显。

而如果到暑期仍旧无法改善这种情况,那各家暑期低价课招生量级在150-300万左右的大班课,其师资所要负荷的授课压力、负荷不过来所要承受的招生损失将更为严重。

此外,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因为合规师资短缺的阵痛,又会带来机构之间高价挖取有资质名师、名师携生源出走的蝴蝶效应。

从实际情况来看,这样的局面确实已经发生。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线教育“挖角”大战早已打响,有机构不惜以数百万年薪高价挖人,甚至愿意承担老师前东家的竞业限制违约金。

而随着师资监管的加严,孵化培养名师需要一定的周期,向来推崇名师、靠宣传名师招生的在线大班课行业挖角的争夺恐将更加激烈。

首当其冲者为什么是在线大班课?

对于在线教育的三种模式来说,1对1、小班课都是对师资供应链的体量要求都是极其高的;相反,在线大班课反而凭借一对几千人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对师资供给能力的限制。

但大批老师没有合规的资格证件的副作用,却在在线大班课赛道表现得如此强烈。

究其根本,还是在于在线大班课跑得太快了。

其一,教师无充足备考时间。

网易教育了解到,一般情况下,一个成熟的主讲老师同时期会带4-5个班,小初每个班通常招生2000人、高中招生4000人(不代表实际报名、出勤人数)。在上课之外,主讲老师还需要备课、做教研、编教材、开总结会等等,碰到寒暑假,还要上短期课。

不要说备考时间是否充分,备考时间是否真的有都是一个很难说的事情。

相对比,是教师资格证的通过难度并不小。

此前根据《中国教育报》对过去11次教师资格考试结果统计,“教师资格证的笔试通过率通常为30%左右;面试通过率在69%左右”,且有从业者反映该资格证是按新课改之后的教育标准实行、老师需要更新知识库和教育方式,这也大大加大了备考通过难度。

那么,机构可以慢慢等待老师通过教师资质考试再让其上线吗?竞争形势似乎并不允许。

“如果不是这次从严监管,大多在线大班课公司可能都没有重视让没有资质的老师去报名考试。”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快速扩张、尽可能多地承载学员数量,是这些机构在当下竞争环境下优先要考虑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中,足够多且优秀的主讲老师的存在又起到了关键的刺激学生报名、续费的关键作用。

根据网易教育此前了解,在主讲老师、辅导老师、课程设计、教辅礼盒等多方面因素中,因为主讲老师选择续费的学生比例基本可以占到6成。

网易教育也从不少报名家长那里获悉,其在选择报名课程时会非常重视主讲老师的出身背景、教学实力,但教师资格证并非其衡量的主要依据。

不管是利益优先级还是家长选择层面的忽视,或许都给了机构放松警惕的契机。

其二,机构无力自主孵化培养老师。

根据网易教育了解,在线大班课的大多名师通常都出走于新东方、学而思等线下机构,这些老师往往都曾经历过一套系统化体系化的教师培养培训方案。

随着时间的后移、在线大班课体量的扩大,这种人才红利显然并非长久可持续。

而相矛盾的一点是,在线大班课机构并不具备批量孵化培养一批应届生使其成长至名师的能力,无论在时间成本、人力成本,还是竞争所带来的的压力,花费大量精力在这方面都不太现实。

但一个恶性循环是,处在加速扩张期的大班课所要承载的学生数量将越发庞大,在技术尚且无法将课堂容量扩充至一对上万人的情况下,其对优秀师资供给能力的要求自然也会越来越高,终究会面临师资供给缺口所带来的危机。

而此次针对师资的从严监管,无疑是使这次危机提前到来。

做教育的,都有情怀;落后出局,谁也不想。但此次监管所带来的阵痛似乎也说明了,速度、规模,绝非长期致胜的法宝,一个师资监管就足以使得过去盛行主导的营销扩张战略发生偏移......

最新文章